办刊宗旨:服务企业界 关爱全社会  凝聚成功理念 成就非凡人生

媒以载道  敏思力行 传播正能量  做中国最大的财经励志人物期刊

第100期 P32人物春秋

诚勤一生 心系国防——周玉书
——记原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司令员、广州军区副司令员 周玉书中将
分享到:
本刊记者:立明 建英 辽通
    周玉书中将亲临《当代企业家》杂志社指导工作
      周玉书中将亲临《当代企业家》杂志社指导工作
     周玉书 湖南省攸县人,1933年8月生。少时家境贫寒,由亲戚资助到攸县一中读书。1953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。195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入解放军第四炮兵学校学习。历任战士、团作训股参谋、股长、炮营营长、团参谋长、副团长、军作训处副处长、处长、军司令部副参谋长。1983年入军事学院学习。1985年任某集团军军长、军党委书记,1987年在中共十三大上当选为中央候补委员。1988年被授予少将军衔。 1990年任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司令员、武警总部党委副书记,同年晋升中将。1992年10月在中共十四大上当选为中央委员。 1992年12月调任广州军区副司令员。

    “诚勤一生,心系国防。如果下辈子让我选择,我还是要当军人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 周玉书
         他从一名普通的士兵到将军,这是许多军人无法达到的一个高度,也是职业军人生涯中为数不多的划上圆满句号的。在一个有序的组织中,他也曾在特殊的政治、社会大背景下,经历了无序的事件,那是一种阅尽人生后的一种豁达和清淡。一段段往事,一个个故事,其人生像开了又谢,谢了又开的红棉花,不断地绽放,不断地艳红。这个他究竟是谁?
       提起周玉书这个名字,大家也许会想到一句成语“如雷贯耳”。毕竟一个农家子弟当上共和国的将军,实在屈指可数。但是当我们走近周将军,聆听他对人生的感悟,体悟其退职后生命的厚重。我们会不经意发觉周玉书将军跟普通人一样拥有一颗质朴、真诚的心。身居高位时的周玉书将军,并没有高高在上,而是以平凡人的心态与情感去对待身边一切。这也许让我们看到了颇有神奇色彩的将军,人生中平凡的另一面。退职后,英雄未老,踏遍千山,百战归来,还不忘充实自己,还心系家国。岁月沧桑,心不沧桑,这让又我们看到了其人生的另一种境界。多难的少年时代,立志报国,志愿从军,刻苦磨练,从士兵到将军。一生志在国防,一个个故事,一段段往事,都与国家安定、国防建设紧紧相连。一个时代的见证,一颗赤子之心,品人生,就当品这样的人生!
多事之秋,少年立志
      在我看来,你那几年书没白读。今后靠你自己努力了!望孝敬母亲,代养好弟妹,忠厚做人,老实做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父亲遗言(一九五二年五月十八日 )
        动荡的年代,注定骚动不安,注定颠沛流离。父亲早年英逝,红白喜事一起办,而后从军志走四方。艰难曲折的人生经历,波涛汹涌的一生。自古英雄多磨难,似乎这是自古以来的定律,而正是这种成长中的磨难,锻造了周玉书厚重的生命,从而成就了周玉书的一生。
少年时的所见所闻,忧伤而失落,小时候看到中国劳苦人民被欺压,在父亲的影响下奋发图强;亲身经历日寇的入侵,残忍惨痛,从而埋下了从军保家卫国的种子;新中国解放后,所处的一些人和经历的一些事更坚定了周玉书“志在国防”的理想。为民为国无私奉献,是他一生的写照。生命就像一条长河,从泉水到细流,从细流集成小溪,从小溪汇成江河,然后江河奔向大海。生命的艰难曲折正像大海的形成,其波澜壮阔背后,正是点滴的积累,还有那昼夜不息的奔流。现实的一幕幕,生命长河的点点滴滴,这一切都是周玉书心中深深的记忆。
记忆从周玉书六岁那年起。
       1936年,攸县,国民党在抓壮丁。周玉书父亲周志学这一年34岁,正直当打之年,兄弟三人必当一人。周志学十四岁就以织布为业,是家里的顶梁柱,这个家庭不能少了他。这样周志学一边要努力织布维持一家人的生计,一边还要东藏西躲逃抓壮丁,天天胆战心惊。七月,风声更紧,周玉书父亲正在病中,不能外出躲藏,那天下午,当地副保长周谷生率乡警数人把周玉书家前后门一堵,把周玉书父亲一绑,押着就走,因他父亲有病走不动,就强迫左右邻居两个正在干农活的农民,用竹椅把他父亲押抬到夏泉乡公所。
       当时,周玉书吓得大哭了起来,他母亲也吓得说不出话来。等这些人都走了,几个人商量,求保长放出他重病的父亲。筹集了钱,买了礼品:一个猪肚、两斤猪肉、一只母鸡和一块银元。由大人把礼品和钱送到当时的保长周鹏文家门口,大人不敢进保长家,就要6岁的周玉书去见保长太太,说“我是周志学的儿子,请保长帮忙把病重的父亲放出来”,周玉书刚进门,就被一条大黑狗狂吠,吓得他跌在石门坎上,右膝盖碰了一个大伤口,出血不止,保长太太出门一看,问周玉书干什么,周玉书只说了个:“我是周志学的儿子……”就晕过去了。等周玉书醒来,就看到了右膝盖上用破布包扎的伤口,这个伤口给他留下了一个永久的伤疤。
      五天后,周玉书父亲从乡公所放了出来,病重的周志学更加衰弱。当他父亲回到家时,全家都大哭了起来,儿童时代的周玉书,就在这些永留的惨象记忆下,初尝了压迫、剥削的滋味。以后,周玉书的父亲教育他:“因为我们没有读书,所以受人欺压,所以你要好好读书,为永不受苦、不受欺压而争取做光明正大的有为之人。”
      这个伤疤成为周玉书永恒的记忆。那一年他只有六岁。
     周玉书的父亲放出来后,为了躲避下一次抓壮丁,1940年周玉书全家搬到了衡山县的小集新街,那时周玉书上小学三年级。一个大雨的下午,周玉书放学回家,不幸将他父亲赠送的小方形铜墨盒丢失了。这个墨盒上面刻有“自力更生”四个字。送这墨盒的当时,父亲就告诉他:“这四个字的意思是要凭自己的努力生存在世上,自己要努力读书,提高本领,能有作为的站立在世上”。墨盒突然丢失了,吓得周玉书不敢出声,但晚上在家写字时还是被他父亲发现了,问墨盒哪去了,周玉书如实回答,父亲很生气,说周玉书不珍惜学习用品,丢了墨盒,可以再买,但丢了“自力更生”就买不回了,这是绝不能丢的。
        这是周玉书人生中的两个重要的序曲,这些印象,令他终生难忘,这也从中体现出其父亲从小教育他立志成材的一片苦心。
        在经历了幼年时伤疤的沉痛后,紧跟着日本侵华。这段经历更让周玉书痛下决心,坚定了长大后从军的志向。
       时间来到1944年秋,日本占领衡山攸县县城,经常在衡攸间流动,途径离周玉书家五华里的小集(周玉书家在1943年又搬回了老家金坑),当时,小集每逢二、六、九是墟集,常有人正当集上人多物多时从中捣乱,大喊鬼子来了,吓得赶集的人仓惶弃物而逃,让坏人发了洋财。
 已访问: 64525 次 关闭
  • 壹山傍水

    壹山傍水

  • 深缆之歌

    深缆之歌

  • 晶美钻机油精华液

    晶美钻机油精华液

热门阅读